深圳市进源盛塑胶材料有限公司

PEEK;PTFE;POM;PMMA

 
 
新闻中心
正文
亚博官网带你一起探索插画艺术如何市场化
发布时间:2019-10-05        

  8月17日,线下论坛“插画是艺术吗”在上海BFC文创里展演空间举行。据亚博官网获悉本次论坛作为“2019AIF亚洲插画艺术节”的预热主题对话,邀请了资深媒体人齐超、策展人颜宁志、插画艺术家张海浪和徐伟珍作为嘉宾,从市场与美术馆体系、艺术家个人经历与时代关系等角度探索了这一话题。

  齐超:颜宁志老师除了策展人的身份外,同时也是一位艺术家。那么你如何看待插画在当代的发展?多年从事插画艺术推广工作,你看到了行业发展中的哪些现象?

  颜宁志:插画对于大家来说并不陌生,在日常生活中都有所接触。无论报纸、杂志还是书籍,都存在着插画这一内容形式。对我而言,插画其实存在一个叙事性的身份。它甚至在中世纪以前就开始为宗教服务,成为一种常常伴随着文字内容的图鉴。而撇去这些文字内容后,单独看待插图是否具有艺术价值,是我们今天做这场对谈的主要原因。我做了很多插画展以后发现,它在呈现上其实可以朝艺术的方向发展。目前在日常生活中,插画的应用依然局限于出版、商业合作等方面。我也因此开始思考是否可以筹办插画艺术节,使其进入到艺术场馆中。这也是这次亚洲插画艺术展会即将在上海举办的原因。

  齐超:接下来我想了解一下两位插画艺术创作者,对于这个问题各自有什么看法。

  张海浪:我从小学习艺术,2015年从英国学习时尚管理毕业后回到上海。发现自己最喜欢的还是最初的选择,于是创立了工作室并专注于插画与跨界合作。刚开始我在网络上发布了一些个人作品,后来发现喜欢的人越来越多,并渐渐开始收到品牌的邀请合作,而我的个人IP也逐渐在这一过程中被凸显出来。但是在插画师的圈子里,我发现大家可能更多还是偏向于涂鸦艺术。此外,因为实际的收入情况,目前国内的很多插画师也处于兼职的状态。

  徐伟珍:在我看来插画是最贴近生活的创作方式之一,它能轻巧地融入日常,配上随笔抒发的文字,也记录着生活,这是插画的艺术性。也经常有人会问我插画家怎么赚钱,其实我在CalArts念书时,老师和同学让我体会到每个人都有很多可能性,有各种身份。好比我是设计师,经常在做项目时客户发现我同时也擅长画画,于是有了在设计中加入插画元素的契机,这时我变身插画师,反之亦然。职业只是一个标签,做自己想做的事才能玩出无限种可能。

  张海浪:刚开始家人并不支持我放弃稳定的工作成为插画师,但好在我抓住了新媒体的好时代,在以微博为代表的网络平台上获得了很多曝光。如果品牌想做具有艺术特质的跨界合作,他们能在微博上找到我。比如,我与痛仰乐队合作制作了其专辑封面。他们不想受限于设计公司的刻板套路,希望有真正喜欢他们音乐且有个人想法的人来完成,最终我们达成了合作。不过虽然类似的商业合作使我能获得收入,但也依然存在着不稳定的问题。

  颜宁志:从艺术专业领域来看,齐超老师觉得插画在艺术市场上的定位是什么?怎么看待它目前的状态?

  齐超:在当代艺术界,众所周知画廊是一级市场,它在挑选艺术家的时候,一个重要标准就是其作品能否被成功出售,以及是否受市场欢迎。当然,这不是所有画廊的标准,但绝对是大部分画廊的一个标准。亚博体育获悉“能卖”实际上对画廊老板和艺术家来说都非常重要,但学术也非常重要。艺术家的作品是否符合学术评判标准,在国际顶级画廊眼中其实极为重要。

  目前以我观察到的情况而言,国内外的画廊中,插画师的比例的确非常小,甚至很多画廊并没有向观众推出过插画师的作品。他们可能认为其藏家群体不会愿意去花钱购买这些作品,所以相应地也不会为其筹办展览。归根结底,市场导向的作用还是左右着画廊主的选择。

  徐伟珍:如齐老师所说,插画可能在市场上表现并不如传统架上绘画等艺术形式亮眼。那么,策展人颜宁志老师这些年来为何还愿意为插画做这些事情?

  颜宁志:我从小学习美术,大三时就已经跟画廊合作卖出了人生的第一张作品。但在与画廊合作后你会发现,的确如齐老师所说,画廊会按市场标准来评判作品是否能卖得出去,且并不会考虑作品应该卖给谁,或者如何售卖艺术家的作品。因此我开始考虑是否可以通过售卖艺术品为生,并决定研究生改念设计。因为对于艺术而言,设计拥有更多可以服务的对象和目标,从而让我可以找到客户。在我学习媒体与服装设计时,也的确找到了更多的案例以维生,但是艺术创作却退而变为了副业。后来我还开办了画廊,以获得能售卖我个人喜爱的艺术家作品的空间。谁能帮我规划一个贵阳三日游不太了解贵阳有什么玩的感谢。,在参观很多大型展览后,我发现很多国际知名艺术家的创作手法并非传统古典,而是用现代的涂鸦、插画、新媒体等方式来呈现,但这不代表他们的作品没有艺术高度。所以我开始考虑是否应该开始关注一些插画家的展览和作品。

  我认为插画的本质和设计有相似之处,即都有服务的对象。而插画跟艺术唯一的区别在于艺术创作需要回到艺术家本身的内在,而插画则更多回归到其谈论的内容上。在商业领域,插画也比其他艺术家更容易找到案例合作。那么是否有可能把这些插画创作者往更艺术的高度上推进?这也是我很早起就开始关注的想法。

  颜宁志:插画就收藏性和升值性而言,其价格可能不具有传统架上绘画的优势。那么插画艺术家该如何在这种情况下发展呢?

  齐超:其实在当代艺术体系里,美术馆收藏是非常重要的。优秀的艺术家需要得到来自于美术馆、艺术机构、基金会等的认可,并获得批评家和策展人对于艺术家的相关肯定,才能构成一个足以支撑起来的完整学术体系。相信很多人出国都欣赏过泰特、MoMA这类的世界顶级美术馆,它们都拥有着非常丰富的馆藏。这些对于艺术家未来学术上的定义和发展至关重要,即使艺术家辞世,作品也会依然保留在美术馆里,以另外一种方式延续着其艺术生命。而现在很多美术馆好像在插画收藏方面做得并不充分。在插画艺术节结束后,美术馆是否能建立收藏系统呢?这可能需要所有业界人士的共同努力。比如我作为媒体人可以更多地向公众介绍插画,而美术馆和画廊也需要各自梳理和关注这一领域。

  颜宁志:没错,如果插画艺术家没有机会能被带到艺术空间,那么他就不会意识到自己的作品其实可以在画廊或美术馆展览。目前插画在大众中虽然已经普及且跟出版有比较紧密的关系,但是具体梳理插画艺术发展或是做一些相关研究的人依然非常少,这其实是一个我们需要在各个阶段都要去衔接学术研究的事情。

  张海浪:我其实一直很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在艺术空间中展示,能做到大众普及,让每个人都成为潜在的藏家。大家可以用几千元买到一件自己喜欢的作品,而不仅仅是一件装饰品,从而更多地了解艺术并提高自己的修养和品位。

  颜宁志:我其实也希望插画或是艺术可以更往大众靠近。我觉得当代艺术市场很巧妙,他们想要发展的一些艺术理论或是收藏系统其实都需要有专业的学术背景,而艺术在更接近大众后,可以结合新媒体等方式在各种场地举办展览。而插画的可能性其实也非常多。我们在推出的时候会称其为创作展,以避免定义标签化的插画内容或形式。作品可能只有图像,但是具有故事性,就实际上具有了插画的本质。就像中国书画,一幅作品可能是作者游历山水的集合,以诗词配合图像说明。那它可不可以算作插画呢?而中国书画被广泛认可为艺术品,拥有学术研究的支撑,这不就是插画艺术可借鉴的未来?

  可以说,这些插画艺术家们在表现方式上恰好符合这个时代,以毛笔和墨汁之外的方式创作并记录下当代生活。而随着其发展,我们也相信会有新变化和新研究将插画艺术同样带领至更高的层面上来。